商业银行”线上贷款”新规下发 助贷兜底 映射了什么

关注聪聪的微信公众号:聪聪谈事,(长按复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公众号里联系聪聪,聪聪在公众号里等你哦!

上周五,银保监会下发《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

此次征求意见的下发意义重大,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从两点来看征求意见稿对行业的影响。

第一、商业银行线上贷款业务自2016年发展迅猛,一直没有明确的政策予以约束和监管,未来小额信贷、个人信贷、个人消费贷款以及小微企业小额融资,线上化是趋势。征求意见稿的下发,填补了政策的空白,规范了商业银行线上借款业务。

第二、对于围绕商业银行“线上贷款”开展业务的融资担保公司(助贷公司)、大数据信息科技公司、以及委外催收等,都没有直接的政策对其进行约束。这也造成了一定的乱象,也让很多借款人深陷“套路贷”之中。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在线上借贷的过程中,砍头息、违规搭售保险、暴力催收的现象屡见不鲜。征求意见稿的出台,也对各类合作机构划定界限、明确责任,保证其正常的运行和发展。

通篇来看,征求意见确实是对“助贷行业”的利好。

那么,对于助贷公司今后如何发展,是否还能继续兜底,商业银行与助贷之间应该怎么做,助贷机构的逾期率和财务状况是否直接反映商业银行的逾期率、坏账率。就这个问题,结合征求意见稿我们来分析一下。

一、监管再次强调持牌经营

在征求意见稿中提到:第五十五条【担保增信】商业银行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和不符合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经营资质监管要求的合作机构提供的直接或变相增信服务。商业银行与有担保资质和符合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经营资质监管要求的合作机构合作时应当充分考虑上述机构的增信能力和集中度风险。

其中不难发现,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机构直接或者变相的增信服务。说的通俗一点,必须具备牌照才能做。

从2016年开始,监管就一直约束金融和类金融公司。未来金融业务以及服务于金融业务的合作机构必须持牌经营,必须合法合规。

但是,截止到目前,助贷业务形式虽然很多,但是有牌照或者有条件的助贷公司并不多。有的平台是纯助贷公司,背后持有融资担保牌照,这符合征求意见稿的规定。但是,也有的电商公司,也在做助贷、消费金融、分期业务,其背后是否拥有监管所要求的的资质,并不为大众所熟知。

所以,未来要做助贷业务,必须要持牌经营。目前单纯从市场角度来看,具备融资担保牌照并且合规做助贷的公司确实是凤毛麟角。但是依然有些助贷公司确实经营早,业务野蛮粗放,甚至做校园贷起家。不仅如此,这类助贷公司还是美股上市公司。

助贷+上市公司的性质也给这个行业带来了特殊性,既然是征求意见稿,皂叔就以“趣店为例”反映出来的问题,向有关监管来描述问题所在,完善征求意见。

二、助贷公司兜底,商业银行信贷资金算作表内还是表外

征求意见稿中并没有提到融资担保公司是否要全部兜底银行线上资金,也没有说明比例是多少。

一般来讲,融资担保公司作为银行线上放款的重要合作方,为银行找寻借款人(导流助贷)并且为银行提供初审风控。

值得一提的是,就目前而言,助贷公司所拥有的客户资源甚至线上风控技术远比商业银行要先进。当然,某些大银行是不需要助贷公司来提供客户,但是很多的中小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却很依赖助贷公司。

毕竟,有些助贷公司确实之前开启线上放款业务。比如,趣店最早是从“”开始做起,确实有一定的“客户基础”,而且还是美股上市公司。

按照现行的市场规则,助贷公司与银行之间的合作,银行要求助贷公司全部兜底风险,不仅如此,还需要缴纳10%——30%的保证金。

那么就出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趣店财务报表所反应出来的数据,是否就可以与商业银行贷款业务划等号?

从趣店2019年四季度报中有这样两组数据特别值得深思。

1、2019年第四季度,趣店集团录得总收入19.32亿元人民币(2.77亿美元),环比下降25.4%;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调整后净利润1.57亿元人民币(0.23亿美元),环比下降85.2%。

相信大家看到下降85.2%,都觉得这下降的也太快了,当然毕竟趣店还有利润。下降过快的原因是什么呢?

趣店的回答是:受行业下行影响,开放平台合作伙伴也采取了更加严格的信贷标准,趣店开放平台业务呈收缩趋势。

先不要着急,继续往下看。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为7,946万,服务用户612万,累计服务用户1,904万。截至四季度末,平台180天以上的逾期率低于3.2%。

从这个数据中不难看出,服务用户只是注册用户的7.7%左右。有人说逾期率高,其实180天以上3.2%的逾期率真心不高。

趣店对此的回馈是:趣店和其合作伙伴保持严格的信审标准,收缩业务规模,在行业不确定性上升、市场环境严峻的情况下,更好地保护公司资产安全。

其实,商业银行真实的逾期率也不低,具体数字是多少要看统计口径。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政策来规范统计商业银行的逾期率算法,因为每家银行的业务模式不同,客户不同,体系不同,放款金额也不同。这些因素制约着逾期率的统计。

好,讲完基础数据,再次往下延伸。我们把两个条件放在一起,仔细分析看。

净利润环比下降85.2%,超过180天逾期率低于3.2%。怎么才能成立?

跟解几何题是一个道理,因为所以。

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趣店四季度拿利润来抵消坏账。

作为一家美股上市公司而言,通过这个数据是否就能反映出助贷的真实逾期率,或者是助贷业务的风控情况。也就是说,在趣店兜底的情况下,等于也兜住了商业银行线上借贷的不良。

这又引申出来一个重要的问题。商业银行线上贷款,通过趣店的渠道发放贷款,到底是表内业务还是表外业务?

如果是表内业务,不良资产已经被趣店助贷公司完全兜底,那么所获得利润是否去向表内?如果是表外业务,那么,一旦风险大面积的暴露,是否等于不良资产出表,同样也违反了相应准则的规定。

总体来讲,商业银行通过助贷公司放款,助贷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如何做?如何细化合作方的背后流程。毕竟,真金白银的往外放,这也牵扯到了银行对外放款的坏账率问题。

假设,趣店公司本身出现问题,那么这笔钱应该怎么计提损失?之前“长租公寓”暴雷事件就是因为“长租公寓”,是金融机构的助贷平台。

在征求意见稿中监管明确指出:第五十二条【合作信息披露】商业银行应当在相关页面醒目位置向借款人充分披露自身与合作机构信息、合作类产品的信息、自身与合作各方权利责任,按照适当性原则充分揭示合作业务风险,避免客户产生品牌混同。

商业银行应在借款合同和产品要素说明界面等相关页面中以醒目方式向借款人充分披露合作类产品的贷款主体、实际贷款年利率、年化综合资金成本、还本付息安排、逾期清收、咨询投诉渠道、违约责任等信息。商业银行需要向借款人获取风险数据授权时,应在线上相关页面醒目位置提示借款人详细阅读授权书内容,并在授权书醒目位置披露授权风险数据内容和期限,确保借款人完成授权书阅读后签署同意。

但是,关于数据和逾期率的真实披露,征求意见稿中并没有详细说明。所以,关于助贷公司与商业银行合作,资金信息披露的问题,还需要监管细化。

相关推荐

更多内容可以关注聪聪的微信公众号:聪聪谈事,(长按复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公众号里联系聪聪,聪聪在公众号里等你哦!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你也可能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