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征信报告扣款299元,上海造艺收割20亿后神秘消失,51信用卡曾为其导流

一份征信报告299元,绑卡后强制扣款,打电话投诉要么找不到人,要么让你一直等待……,这种商业模式的发明者就是上海造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开甲财经注意到,这家公司2018年开展业务后,持续营业到2020年5月,收割了上千万借款用户,获利20亿后,随后突然销声匿迹,创始人也不见踪影。但在各大投诉平台上,仍有近十万受害者希望能要回自己被扣的299元“报告费”。

 

获利或超20亿,投诉超10万宗

开甲财经注意到,在消费金融市场上臭名昭著的强制扣款发明者上海造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依然困扰着很多用户。2月17日,有名为“大侠爱她一辈子”的用户在黑猫投诉上发文称,快捷通上海造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私自扣钱。从其贴出的截图看,这其实是发生在2019年9月的事情,上海造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通过快捷通扣取了该用户299元。

 

黑猫投诉上的信息显示,像“大侠爱她一辈子”一样追着上海造艺退钱的用户至少有4万多人。这些用户投诉的内容大同小异,都是在借款软件上登记了身份证和银行卡信息后,被上海造艺以“购买个人风险评估报告”的名义强行扣取了299元。更荒唐的是,有的用户银行卡里暂时没钱,上海造艺会等到卡里存入钱后再次划扣。也就是说,只要你被上海造艺获取了身份证、电话和银行卡号,它就一定会从你的银行卡中划扣299元。

 

这的确是一个无敌的商业模式。上海造艺有多赚钱呢?让我们来看几个数字:

截至2019年8月,聚投诉上有关上海造艺的投诉量约12000条,黑猫平台上关于上海造艺的投诉内容不到9000条。两个平台合计约2.1万条。截至2022年2月底,仅黑猫投诉上关于上海造艺的投诉量已经达到了41587条。如果按照此前聚投诉和黑猫投诉的投诉比例,则上海造艺在两家平台的投诉量已经超过10万条,按每条涉及金额299元计算,投诉总金额达到3000万元!

而这些投诉人仅仅是上海造艺客户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人选择了自认倒霉。

2019年8月,《时代周报》一篇报道称,上海造艺旗下有多个现金贷平台,在天眼查上,上海造艺共有38项软件著作权,、哆哆钱、、荷宝包等现金贷平台,其中一款叫做“”的APP首页显示,已经有超过1千万人在使用银开心的“个人风险等级评估”。

银开心在2018年3月正式上线运营,所扣除的“风险评估费”也经历了167元、199元、299元三次变化。银开心在2019年4月末用户数已达到810万,造艺科技仅凭个人信息评估一项资费就超过17亿元。这也意味着,上海造艺仅靠售卖风险评估报告就在不到两年时间里赚了接近20亿。

 

上海造艺的风险评估报告成本很低,据业内人士称,一份报告成本可能在1-3元之间,而且从上海造艺的行为看,这些报告很可能都是标准化的模板,纯粹是收割用户的工具,成本低至零。

 

创始人梁晓靖神秘消失

 

开甲财经注意到,上海造艺在疯狂收割上千万用户、赚了20亿后,在2020年5月份以后突然销声匿迹,其创始人梁晓靖也神秘消失。

 

企查查显示,上海造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目前的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为张振山,监事为梁晓靖。2019年6月之前,造艺科技的高管为成嘉伟及梁晓倩二人。其中成嘉伟为执行董事,梁晓倩为监事。

 

2019年6月,梁晓倩(持股89.50%)和成嘉伟(持股4.00%)、黄娜霞(3%)、吴俐(3%)同时退出上海造艺股东名单,新股东为上海良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海南梁福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分别持股90%和10%。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良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大股东依然为梁晓倩(持股58.45%),此外新增了几家投资机构,其中一家是珠海复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东莞市融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除了上海造艺和上海良鑫外,梁晓靖还控股多家壳公司,包括上海侬橙信息科技合伙企业、上海我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上海我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乔宇,持股67%。企查查显示,2019年6月,梁晓靖退出公司监事职位。

 

开甲财经了解到,上海造艺的短暂创业生涯有过两次转折点,一次就是2019年6月,在遭遇舆情危机后,梁晓靖着手从上海造艺退出,隐身幕后操控公司运营;第二次就是2020年5月,梁晓靖彻底失联。上海造艺也因遭到诸多合作方起诉而屡屡被告上法庭,上海造艺股权被冻结,梁晓靖和成嘉伟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扣款业务突飞猛进的上海造艺出资5000万元入股了重庆市南岸区永道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持有后者16.3185%股权。目前,这部分股权也被法院冻结。

 

坊间传言说,梁晓靖因为业务违法违规问题已经被带走。这一说法无法得到公开渠道信息验证,不过,业内人士称,2020年以后,上海造艺的几个主要股东都神秘消失了。

 

或许还有另外一个佐证。2021年6月17日,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上海造艺网络做出处罚决定,处罚事由为“侵害消费者人格尊严、侵犯消费者人身自由或者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依法得到保护的权利”,对上海造艺罚款30万元并责令改正。但是,上海造艺并未按期缴纳罚款。为此,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还将上海造艺诉诸法庭。

开甲财经注意到,在上海造艺恶意扣款的商业模式推广过程中,梁晓靖获得了很多流量平台的帮助。梁晓靖将其风险评估产品包装成贷款产品植入流量平台,向后者支付5-10元的导流费,便获得了源源不断的“韭菜”。只要用户点击上海造艺的产品,输入身份信息和银行卡信息,就会被自动扣款299元。

 

公开信息显示,为梁晓靖和上海造艺导流的其中一家公司就是51信用卡旗下的北京鼎力创世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年5月披露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18年8月,上海造艺公司与北京鼎力创世科技签订了一份《信息技术服务协议》,协议约定,在合作期限内,通过技术开发将上海造艺的产品“米花包”集成到北京鼎力创世科技的 “”平台上中,由后者为上海造艺提供导流服务,根据协议,每个有效点击用户按8元计算。双方合作期限为2019年5月17日至2020年5月19日。

截至2019年6月,双方合作金额117.28万元,2019年7月合作金额2.56万元,上海造艺付给北京鼎力创世科技51.22万元,剩余68.63万元未付。于是,北京鼎力创世科技向法院提出起诉,要求上海造艺还钱。

 

公开信息显示,  北京鼎力创世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25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孙海涛,股东为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后者正是港股上市公司51(02051.HK)的运营主体。孙海涛则是51信用卡的创始人兼CEO。

 

“给你花”是51信用卡旗下的信用贷款平台,除了给无信用卡的年轻人群提供小额短期贷款外,也为第三方线上贷款平台提供贷款导流、信用卡开卡导流等服务。

2019年10月,51信用卡遭遇了一场大地震,此后,51信用卡开始转向低调,摒弃TO C业务,聚焦做TO B助贷和导流。51信用卡和上海造艺的合作也随着后者消失陷入停滞,并最终对薄公堂。

相关推荐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