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王思聪如何被熊猫直播拖入“老赖”深渊?

关注聪聪的微信公众号:聪聪谈事,(长按复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公众号里联系聪聪,聪聪在公众号里等你哦!

11月22日,受熊猫直播牵连,“著名富二代”王思聪名下房产、汽车、存款等财产被查封。

此前11月4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51亿元。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显示,法院已在11月19日向王思聪下达了限制消费令。这也是王思聪第二次因为已经破产的熊猫直播被限制高消费。

据红星新闻从北京市二中院召开的执行主题新闻通报会上获悉,该案立案执行后,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王思聪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及报告财产令,并对其名下财产进行调查。

“截止到目前,因王思聪未按执行通知书要求履行还款义务,故我院已对被执行人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 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办负责人表示。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投资方(嘉兴璟字悌为)能够要求被投方(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王思聪承担相应责任,并在对方不履行的情况下,请求法院限制对方高消费?

一位业内资深律师告诉《深网》,“该案王思聪本人是被执行人,应该是在相关协议里,王思聪本人是债务人或担保人,造成投资企业依据相关协议起诉他和包括他在内的主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债务。法院判决王思聪本人承担相应的责任。现在到执行环节,他作为被执行人,对方拿着裁判仲裁裁决书直接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措施。”

另一位不具名的律师告诉腾讯《深网》,在双方不存在其他债权债务关系的前提下,投资方作为公司股东,董事长作为公司高管,根据《公司法》第152条,股东可以在股东等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法律、法规或者公司章程并且损害股东利益的情况下,以自己的名义向法院提起诉讼。

本案中被执行人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熊猫互娱”),因为与投资方嘉兴璟字悌为发生合同纠纷,被后者起诉至法院并获得具有财产执行内容的胜诉判决。判决生效后,由于熊猫互娱未能及时履行给付义务,作为该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实际控制人,王思聪被嘉兴璟字悌为依照前述规定向法院申请发布限制高消费令。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2010年7月1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的第一条:“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限制其高消费”;第四条:“限制高消费一般由申请执行人提出书面申请,经人民法院审查决定;必要时人民法院可以依职权决定”。

即可能是王思聪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公司作为具有财产执行内容的生效判决的被执行人,未能及时履行裁判文书确定的义务,并且:申请人向法院提出了要求对其发布限制高消费令的书面申请并经人民法院审查决定;或者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并主动对被执行人(若为法人,则为其实际控制人或者法定代表人)发布限制高消费令。

而对于北京市二中院执行的限制高消费等具体措施,该律师解释“仲裁裁决是申请当地的中级人民法院去执行的,如果执行过程中出现履行不能或者不执行的情况,那么法院就会把被执行机构或者被执行的自然人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

1

流年不利

2019年对王思聪来说可谓流年不利。旗下熊猫直播、香蕉计划和普思资本等公司先后关停或遭股权冻结,就连他引以为傲的电竞俱乐部IG,也未能延续去年夺冠的好成绩。

企查查数据显示,王思聪目前在21家企业担任法人,对外投资34起,并在28家公司任职高管,控股39家企业。数据同时显示,王思聪名下有多条自身风险和关联风险信息,其担任董事长的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为失信被执行企业,身为最大股东的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也已被法院强制执行。

时间回到十年前的2009年,王思聪从英国名校伦敦大学学院毕业归国,首富爸爸王健林给了他5亿“零花钱”练手,对他说“我允许你失败两次,你亏掉,我再给,第二次再失败,对不起,算了,你就老老实实回来上班。”

为了避免“混得不好就要回去继承家业”的局面,王思聪当年即成立北京普思投资公司,次年,又收购CCM电竞俱乐部,成立iG电竞俱乐部。

2015年8月,王思聪成立经纪公司“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同时签约韩国女团T-ara;同年9月,他在微博上宣布担任即将上线的视频直播平台熊猫直播的CEO,并启动融资计划。

王思聪的事业最初做得风生水起:普思资本先后投资了网鱼网咖、大众点评、360、英雄互娱等多家公司,熊猫直播成为直播行业的三巨头之一,他本人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是网友空中的“国民老公”。老爸王健林也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

然而,熊猫直播的黯然离场,成了王思聪事业的转折点。

今年3月7日晚,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COO 张菊元发布内部信,确认熊猫直播将关停。其在内部信中称,“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张菊元在内部信中阐述,“从 2017 年 5 月融资后,在长达 22 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 5 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3月30日,熊猫直播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熊猫直播正式关站。

来自熊猫管理层对于熊猫困局的认知是,资金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张菊元并未解释清楚,为什么融资方案会一次次失败?

2

华丽的起点

熊猫直播原本有一个华丽的起点。

2015年9月7日,在王思聪微博宣布熊猫直播即将上线两天后的下午,他发了一条朋友圈,“PandaTV目前接受融资,投资大佬可以随时约我们了!”2015年11月,熊猫直播完成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成立后仅一年,熊猫直播的数据就仅次于虎牙斗鱼等头部平台,在2016年的“千播大战”中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第三,超过了龙珠和老牌直播平台战旗。资料显示:2016年初App Store里同时有300多家移动直播App,被称为“千播大战”。

风头无二的熊猫直播又迅速完成两笔融资。2016年9月完成由乐视网、博派资本、辰海投资、奇虎360等完成的6.5亿元A轮融资;2016年11月,奇虎360战略投资,额度未披露。

在经过2016年的“千播大战”后,2017年媒体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直播行业,因为当时没有哪一个行业像直播这样,迅速成为风口后迅速跌落,直播行业迎来洗牌,包括光圈直播在内的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

即便如此,整个直播行业并未迎来大洗牌,处于行业第一阵营的直播平台仍在牌桌上。这是因为2017年上半年,虎牙、斗鱼、花椒等各大直播平台都完成了融资。熊猫直播也于2017年5月初和5月底完成了两轮融资。

2017年5月初,位居头部的熊猫直播完成A+轮融资,由品今控股、真格基金、博派资本投资,额度未披露;2017年5月底,由兴业证券兴证资本领投,汉富资本、沃肯资本、光源资本等5家跟投,融资额度为10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然而,短视频行业的兴起,在某种程度上抢走了直播行业的荣光。2016年短视频在直播的光环下野蛮生长,到了2017年,则被成为短视频元年,风口效应凸显,成为资本最关注的领域。

进入到2018年,钱荒来袭,2018年是VC行业进行整合的一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进入资本行业寒冬。

如此看来,熊猫直播在2017年5月融资后,接下来的22个月在融资上颗粒无收,亦是行业常态。在互联网资本寒冬时期,“老大吃肉、老二喝汤、老三骨头没得吃”是最真实写照。

不过回头来看,熊猫直播之死更像是一场事先就张扬好的失败。

缺钱的确是熊猫直播困境的助推者,但面对融资困境的不仅仅是熊猫直播,ofo,锤子,乐视,面临困境时,企业创始人都在全力以赴的寻找种种生的可能,因为他们知道,活下去就有机会。而像熊猫直播这样,选择毫无挣扎死掉,非常少见。

熊猫直播是王思聪创立并第一次担任CEO的公司。对直播这个赛道,王思聪显然是敏感的,熊猫直播诞生起航之时,整个直播行业还处于蛮荒期。对于向来不缺关注的王思聪来说,熊猫直播从上线的那一天开始,就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最初几年,王思聪对熊猫直播的发展倾注了满满的热情,除了时不时在微博上宣传熊猫直播,更利用自己的人脉,拉来了鹿晗、陈赫、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频繁站台,更是亲自参与制作《Hello!女神》、《小葱秀》等节目,在PCG内容和IP打造方面做出尝试。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hello女神下架,小葱秀被封禁,此后熊猫直播在大IP的打造上,给业界能留下印象的非常少。王思聪也没再发过关于熊猫直播的微博了,而是在微博上频繁与IG互动。

2017年和2018年,王思聪对熊猫直播不那么热情了。

3

冷漠的旁观

天眼查显示,熊猫直播股权结构复杂,背后投资方多达19家。熊猫直播所属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大股东为持股40.07%的珺娱文化,王思聪100%持股珺娱文化;以周鸿祎为法人代表的北京奇虎科技持股熊猫直播19.35%,是第二大股东。

天眼查显示,2018年11月16日,王思聪的珺娱(湖州)文化曾经向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出质部分股权,获得1550.45万元资金。而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曾经就是周鸿祎,后改成了邢文馨,她是周鸿祎的助理。

王思聪究竟转让了多少股份?

文章《熊猫直播濒临倒闭:王思聪去年质押股份,周鸿祎才是幕后大股东?》里算了一笔账:如果按出质股权数额1550.45万元除以公司注册的资本15504.5212万元,是将近10%的股权。

如果这10%的股权,王思聪从此不再赎回去,那王思聪的珺娱(湖州)文化持有的股份将是30.07%,而周鸿祎的北京奇虎科技19.35%加上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10%,总和为29.35%。只比王思聪的持股少了0.72%的股份。

王思聪出让了他的股权后,周鸿祎和王思聪的持股份额旗鼓相当,但谁更有话语权,不得而知。但熊猫直播的派系斗争则呈现公开化的态势。

2018年10月,张菊元还宣称,2019年Q1熊猫直播将宣布从巨头手中拿到融资,估值超50亿元。同时,公司2018年底还将启动上市,香港、美国交易所都在考虑范围。但这些说法均未兑现。

同一时期,熊猫直播的副总裁庄明浩(庄明浩是由王思聪从经纬中国挖来的,负责融资)告诉媒体的是:目前尚未有一家投资机构确定投资,找融资相对困难。而庄明浩在回答关于熊猫直播是否会出售时,仅说了两个字,“谁卖?”

通常来讲,如果公司高管之间就某事存在分歧,也基本只有管理层知道,很少将这种矛盾外化至媒体层面,如果到了媒体层面,那内部基本也就到了水火不容的局面。

与此同时,熊猫直播的高层也出现变动。有内部人士爆料称,来自股东360的高管在该公司内部屡屡对其他高管进行排挤,包括王思聪自己带来的高管,都已边缘化。庄明浩随后也离开公司。

前些日,早已离职的庄明浩也在私下里透露,导致熊猫直播失败有“很多原因”,对于离职,他曾对媒体说:“尽完了人事,发现天命难违”

据《猎云网》报道,2018年年底,360曾考虑收购熊猫直播以平账,但最后时刻王思聪没有签字,转而将自己的花椒股份与周鸿祎进行了置换。早前,有消息称,与王思聪私交甚好的主播PDD出走熊猫,也疑与360接盘有关。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游戏直播行业排第三的熊猫直播的陨落,迟迟未拿到融资成为最直观的因素,也是外因;但熊猫直播在战略上的摇摆和管理层内讧或许才是其陨落的最主要内因。

3月份,王思聪参加了前熊猫主播、前DOTA世界冠军伍声的婚礼,并担任了伴郎,贺礼是辆劳斯莱斯。有消息称伍声离开熊猫直播时被欠了工资,他找到王思聪,王思聪建议他去起诉熊猫直播。

对于熊猫直播的破产以及主播欠薪等事件,王思聪表现得颇为冷漠,而这种冷漠将给他带来不小麻烦。

4

国民老公成“老赖”?

最近两月,王思聪因股权冻结、成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等负面信息不断登上热搜。

11月4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51亿元。彼时,媒体还对“被执行人”非“失信被执行人”,也并非“老赖”,进行了大规模辟谣。

此后,11月9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王思聪已于10月12日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

文件显示,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12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曹悦申请执行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一案,因熊猫互娱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王思聪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文件中的立案执行申请人曹悦是原熊猫直播的主播,与熊猫直播的主体运营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存在369.99万元的合同纠纷。而王思聪正是熊猫互娱的实控人、并担任董事长。

11月20日晚间,王思聪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下达限制消费令取消。不过,今日剧情再次出现反转,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亲自发出王思聪被限制高消费的消息,且名下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均被查封。而背后原因也与熊猫直播有关。

从北京市二中院11月19日向王思聪下达的限制消费令来看,执行申请人为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申请执行国内非涉外仲裁裁决。

企查查的查询信息显示,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7年5月31日,股东包括兴铁一号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兴铁二号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和合润君达(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投资中包含熊猫直播的主体运营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31%。

目前嘉兴璟字悌为投资熊猫互娱的具体条款和附加条件暂未公开,不过从企查查的查询信息来看,嘉兴璟字悌为企业自身风险为零,风险信息均来自于熊猫互娱。因此王思聪今日再次被限制高消费,并查封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应该由熊猫互娱导致。

据红星新闻报道,目前,王思聪已依照法院发出的财产申报令,向北京市二中院申报财产。另外,当事人反馈双方就涉案债权履行正在协商中。下一步,法院会依法核实被执行人王思聪申报财产情况,并结合双方协商情况,依照法律规定,适时采取相关措施。

情况似乎愈演愈烈,今日下午,王思聪又被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发布3条限制消费令。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信息显示,相关三个案件于2019年10月23日立案,3条限制消费令于11月21日正式发布,限制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和王思聪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执行申请人分别是沈阳市睿凡传媒有限公司、西安北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成都柿子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据红星新闻报道,上述沈阳市睿凡传媒有限公司和西安北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两个执行申请人,均为与熊猫平台签订协议的主播经济公司,因为熊猫直播平台关门,一些合同款项至今未结,才通过诉讼和申请执行。

已破产的熊猫直播给王思聪带来的麻烦不止于此。此前,王思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也遭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具体冻结数额不祥,冻结日期自2019年10月15日起至2022年10月14日。

前述业内资深律师告诉《深网》,“股权被冻结股权,通常是法院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而财产保全措施分为诉讼前、诉讼中和执行三种情况。”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该案处于股权保全的何种环节,但普思投资自身股权被冻结问题确实亟待解决。

普思投资11月11日曾发布声明称,近期网络关于普思投资董事长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报道,是因为熊猫TV直播平台倒闭而引发的投资纠纷。目前普思投资代表王思聪正在全力应对,已有解决方案,我们完全有能力尽快自己解决问题。

普思投资还在声明中强调,“需要说明的是,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先生的个人创业项目,他还有很多其他投资项目,不能因为一个项目的得失而全盘否定,谁都不能保证所有投资都百分之百成功。”

更多内容可以关注聪聪的微信公众号:聪聪谈事,(长按复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公众号里联系聪聪,聪聪在公众号里等你哦!

相关推荐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你也可能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