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非法“医美贷”套路:求美者如何远离“骗贷”伤害?

医美骗贷再次登上舆论的风口浪尖。11月30日,据《焦点访谈》报道,近年来,广东、贵州、湖南等地均发生多起以招工为名诱骗年轻女性进行贷款的诈骗案。除刑事犯罪以外,多数消费纠纷由美容贷引发。

例如今年9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审理的一起美容贷诈骗案显示,几名社会人员以介绍工作为幌子,引诱年轻女性应聘,以工作为由要求年轻女性申请医美贷款整容,并口头承诺费用由用人单位报销,但最终还贷者仍是年轻女性,贷款资金却进入了不法医美机构账户。

据报道,2021年上半年,我国消费者协会受理美容美发类投诉16459件,比去年同期增长60%,居消费类投诉第五位,其中诱导消费者办理美容网贷为问题集中点之一。另有数据显示,在医美、美容类投诉中超过20%的投诉内容是美容贷。

与此同时,国家对医美贷的监管力度不断提升。今年8月,上交所和深交所要求,在新挂牌的ABS产品底层资产中禁止“医美分期贷款”入池;9月27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通知,要求停止播出“”及类似广告;11月25日,公安部下发通知,要求严厉打击医疗美容领域借“医美贷”实施诈骗、制假售假等违法犯罪行为。

一位从业多年的整形医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实近年医美骗贷有所减少,P2P暴雷之前最多,当时几乎所有民营医美机构都参与P2P贷款业务,贷款利息和中介返点都很高,贷款群体包括找工作的20岁左右女性,以及从事非法服务的女性等,其中后者数量居多,她们被带去整形后,不法组织又以贷款胁迫其持续从事非法服务,20岁左右女性则是刚步入社会,缺少经验,容易被骗。”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国内累计576家P2P平台暴雷,是2017年的2.58倍,平均每天有1.7家平台爆雷。

资深医美运营专家张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分期付款等原本可以改变支付方式,降低消费成本,从而促进行业发展,但在医美行业却被玩坏了,变成了诱导、欺骗等套路模式,医美行业的伤口又被 “撒了一把盐”。

即科集团业务涉及医美消费金融,即科集团COO黄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和家装分期等场景相比,其实医美场景贷款欺诈发生率较低,另外,对于医美消费金融市场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没有合规的分期,最后只剩下民间借贷和黑户贷,消费者权益更得不到保障。

医美骗贷的四种套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采访以及梳理发现,医美骗贷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四种套路。

套路一:不法医美机构骗贷。针对有整容需求的求美者,不法机构称可申请贷款,只需首付,后续由机构偿还。实则类似“庞氏骗局”,不法机构收到贷款资金后,用后续求美者的首付费用支付之前求美者的分期贷款,当还款的“窟窿”越来越大,资金链断裂之日,即为不法机构跑路之时。

套路二:“返现平台”及“医美体验官”。“返现平台”欺骗消费者通过指定的医美机构进行整形,承诺按月返还整形费用,期满后相当于“免费整形”,具体操作是:平台将上钩的消费者输送给医院,并要求办理整形分期,对于最早陷入圈套的消费者先返还款项,并利用他们做宣传,招揽更多客户,直至获得巨额的返佣后卷款跑路。“医美体验官”欺诈手法类似,均属于旁氏骗局。

套路三:招工骗贷。医美机构名下关联公司,以招聘医美顾问、模特、主播等名义获客,以整形作为入职必要条件,承诺代还、返现,但最终以难以完成业绩指标等理由辞退。2020年8月,北京警方打掉了10余个“招工美容贷”诈骗团伙,刑事拘留涉案嫌疑人123名。

套路四:不法网红公司和医美机构勾结骗贷。诈骗团伙包装成为网红直播公司或网红打造基地,吸引怀揣网红梦的年轻人,将其引流至不法医美机构,勾结骗贷,获取高额返点。

张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5年,受网红文化影响,年轻人中掀起追求颜值的风潮,诞生很多以渠道为主的 “网红医美机构”,与之匹配的眼综合、鼻综合等网红医美项目也火极一时,这批网红医美机构随之发展壮大,随着网红经济的蓬勃发展,更多年轻人被吸引,由于收入有限但有超前消费的观念,医美贷随之开始盛行。

“医美行业贷款的需求一直存在,早先没有网贷平台时,有很多求美者通过信用卡套现做医美项目,他们目的包括求偶、寻职、提高收入等。”据张磊介绍,2015年后,直播行业快速崛起,越来越多年轻人希望通过医美整形做主播、当网红,医美也逐渐成为打造网红的方式,医美贷也随之进一步发展。

其实不只医美行业,骗贷也出现在教培、汽车金融、家装等行业。据报道,部分培训机构承诺“零息贷款,先上学后还款”,但收完一批用户贷款后直接跑路;在汽车金融行业,办理“高贷”(贷款金额高于实际购车金额)、冒用他人名义虚假贷款等均是常用手法。

黄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和其他场景相比,其实医美场景贷款欺诈发生率比较低。“我们之前做过3C、家装等场景,医美欺诈率远低于前者,家装分期是欺诈重灾区。从对客利率来看,某消费金融机构对3C场景分期定价为每月3.0%,而医美场景主流定价为每月0.6%-1.0%,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出欺诈和逾期发生的比例。”

黄琛进一步表示,医美行业准入门槛较高,办理执业许可证、场地装修、设备采购等投入巨大,与欺诈几十万、上百万的获利不成正比,一般医院不会主动欺诈,部分医院有缺乏规范和治理的现象,被不法渠道等钻空子。

“对于医美消费金融市场不能一概而论,不能因为有欺诈就不做医美场景,没有合规的分期,最后只剩下民间借贷和黑户贷,消费者权益更得不到保障。” 黄琛说道。

贷款背后的医美机构和分期平台

据张磊介绍,四五年前医美行业较乱,几乎每个医美销售的朋友圈文案均是“零元分期变美”,如此背景下,很多医美机构发展起来,如上海部分网红机构,四、五家共用一个医生,串场做手术,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

“其实只要行业不透明、信息不对称、再加上暴利,就会衍生出很多违法乱象,重赏之下必有猛夫,医美贷也逐渐被玩坏。”

从医美机构角度来讲,张磊认为医美骗贷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是模式问题,很多求美者与医生沟通不足,术后效果没有达到预期,再加上贷款压力,就会对医美产生负面情绪,进而产生医美纠纷并停止还贷;第二是经营问题,很多人总认为医美行业暴利,入局前看到利润很高,但入局后发现很多机构利润率都达不到8%,部分经营者想实现暴利,就开始哄骗求美者,背后其实是经营不善。

除了医美机构,医美消费金融平台也曾经历无序发展阶段,据了解,2016年左右医美分期市场开始崛起,根据中整协发布的调查报告,在鼎盛时期,国内医美分期机构数量曾达到1000余家,覆盖客群延伸至大学生群体,从2018年至今,医美分期市场逐渐回归理性。

黄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着2018年P2P爆雷连锁效应,消费金融行业步入分水岭,再加上医美分期行业风险暴露、骗贷案件高发、风控难度大,很少有互金公司能在医美场景盈利,2018年末,市场中分期平台锐减到30家左右,大浪淘沙坚持下来的只有助贷公司与持牌金融机构。

曾有专家分析,合规与风控是医美分期机构的核心竞争力。据了解,风控是场景消费金融的核心,链条非常复杂,涉及贷前风险识别、贷中信用评估、贷后风险预警、逾期催收、民事刑事诉讼等层面,环环相扣。

黄琛表示,医美分期的风控能力主要体现在对场景风险的把控,除了工作套路、商户/客户套现、免费整形/返现等欺诈类风险,还有额外收费、学生贷、代申请、过度营销、退贷纠纷等违规类风险,以及商户圈钱/跑路等经营性风险。医美场景由于其复杂性,对于分期平台的风险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是目前行业内的医美风控水平参差不齐,能够坚守风控底线并长期经营的平台并不多。

医美分期风控有三方面难点:第一,C端客户多为信用卡人群,资质不错,因此发生欺诈时很难从C端识别,必须建立B端即商户风险管理视角,但国内风险管理尚缺少双视角商户风险管理系统和人才储备;第二,要完成闭环的管理机制,包括预防、预警、处置,及时发现、快速响应;第三,对风控队伍要求高,包括在岗多年、熟悉行业动态、掌握各商户的沟通渠道、有一定把控能力等。另外还需要应用大量的算法,来完成触碰率、误报警率、漏过率等相关数据统计。

对于如何解决医美骗贷问题,黄琛认为应该从以下5方面入手。

第一,约束医美机构使用合规分期。据了解,今年2月中整协发布的《关于使用合规医疗美容消费金融服务的倡议》显示,建议选择设立三年以上的消费金融服务商或持牌金融机构,且股东及其关联公司不从事医美诊疗服务业务等。

第二,约束医美机构做好消费者保护,遇到任何以免费、返现、以工作需要为由整形的,或者对医美项目后悔的,都应该无障碍做到3天极速退贷、7天免费退贷。

第三,加强教育消费者,通过在医疗机构张贴反诈海报以及互联网平台进行消费者防骗知识教育,帮助消费者识别和使用合规分期。

第四,打击黑户贷,要重点打击民间借贷、不合规分期平台,同时杜绝业务人员乱收费行为。

第五,严密监控,对于贷前、中、后的欺诈犯罪行为,配合司法机构对涉案的不法中介、医院,持续重拳打击,防范欺诈分子死灰复燃。

相关推荐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