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的背后 更多时候是悲剧

截止2018 年三季度末,我国本外币住户贷款(含消费类和经营类贷款)余额 46.22 万亿元,同比增长18.2%(简单换算下,我国人均欠债约是33420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 24.88 万亿元。

而早在2017年,就有媒体报道,有的一线城市人均贷款数额惊人。比如深圳,其住户贷款与存款余额比高达1.45,人均贷款额高达12.6万元!

但除了房贷,更让人担心的是贷款去投资。

王健林曾在清华的演讲中爆出一个金句:“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这句话被某些人奉为圭臬。

改革开放以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的理论也一直备受推崇。比如2017年出狱后首次公开亮相的“狂人”牟其中。可能有些朋友已不熟悉这个名字,不过说起“罐头换飞机”,想必大家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牟其中,就是自称靠 “罐头换飞机”当“倒爷”发的家。

而今的时代不同了,“倒爷”早已没有市场。但暴富的神话依旧吸引人,“卖房炒股”,拿出全部身家投资互金,砸钱烧币圈的都大有人在。

最近和一位朋友聊到投资的事儿。此前,他在一个业主群里,“偶遇”在媒体就职的前同事,问起前同事当时的状况,说是其所供职的媒体机构,做了网贷平台,收益很高,身边不少领导、同事都投了,他更是投了100万进去。与此同时,2017年以来他所在城市的房价月月上涨,又怕错过房子增值,于是又贷款买房投资。

一时间成为身边人羡慕的发家致富典范:敢借杠杆,敢玩投资,而且似乎都赶上了风口。

但很不幸,这家网贷平台尽管挺过了今年上半年的暴雷潮,但下半年还是陷入了兑付危机,以“非法集资”和清盘结束。他投的100万基本是打了水漂,而投资的房子在200万左右,有两年的限售期,还有一笔房贷等着还。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就从“暴富”到了“暴负”。

有的人是贷款投资,有的人则是借钱度日。

前段时间,湖南一男子何某假死骗保,但结果妻子以为他真死了,不仅放弃了100万的保险金,还带着一对儿女自杀了。

这起轰动一时的人间悲剧背后,是这家人靠不断贷款生活。据调查,何某在50个贷款平台申请过贷款,还上了两家金融机构的黑名单。

但这个家庭其实并非一开始就一贫如洗。其女方家庭给过他们28.5万元的征地款和10万的彩礼钱……

当他们的家庭陷入财务危机的时候,有人支招,借助网络贷款平台。结果这家人从此就没能从贷款的泥淖里走出来了,过上了不断从不同贷款平台借新还旧的日子。

稍微回顾下,就会发现,消费贷款其实也不过是从2015年开始才出现了飞速增长。

这个时间点,和鼓励大家购置改善型住房的时间点想吻合。而2016年以来的这轮房地产上涨行情,也是消费贷爆发式增长的时间段。不可否认,一部分消费贷(其中以长期消费贷为主)最终是流向了楼市,但短期消费贷的增长也非常明显。

据央行公开的数据,截止2018年8月,短期消费贷的规模超8万亿元,约为2014年的两倍多。

据融360发布的针对消费贷款使用情况调查显示:90后占据了消费贷款用户的半壁江山,90后与95后加起来的占比高达49.31%,排名第二的是80后,占比为31.46%。90后的平均负债,已达月收入的18.5倍。

显然任何说教都不受欢迎,蜜姐也不打算做此无用功。不过不管商家如何炮制“消费就是爱自己”,显而易见的是“爱自己就必须对自己负责”。

借钱、花钱都很爽,可一旦陷入逾期还款的信用危机,乃至被列为失信人员名单的时候,不能说人生就此完蛋了,但至少会让人切身体会真正的寸步难行。到那时,一切所谓的自由、任性、潇洒都是虚妄。

相关推荐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