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兴系”诈骗案宣判:集资565亿 218亿未兑付 2人被判无期

11月22日上午,上海二中院对被告单位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集资诈骗、操纵证券市场一案公开开庭审理。当日下午,对阜兴集团非法集资系列案集中公开宣判。

经审理查明,2014年9月起,被告人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王源、余亮等人,使用虚构投资标的、夸大投资项目价值、向社会公开宣传等方式,并以高收益、承诺到期还本付息等为诱饵,设计销售债权类、私募基金类等理财产品,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并发新还旧,不断扩大资金规模,以维持资金链。被告人王永生、曹兆进、朱金华等人参与阜兴集团非法集资活动。至2018年6月,阜兴集团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565亿余元,案发时未兑付本金共计人民币218亿余元。其间,被告单位阜兴集团、被告人朱一栋、朱成伟、郑卫星、李卫卫、宋骏捷、徐致杰、张锴、吴军等人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大连电瓷”股票,并通过控制上市公司信息的生成或者控制信息披露的内容、时间、节奏,误导投资者作出投资决策,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操纵证券市场,情节特别严重。

据此,上海二中院对被告单位阜兴集团犯集资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亿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亿元,决定执行罚金人民币二十一亿元。对被告人朱一栋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对被告人赵卓权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八百万元。对被告人朱成伟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对其余被告人分别以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三年至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相应财产刑。被告单位阜兴集团及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发还各被害人和被害单位,不足部分责令被告单位和各被告人继续退赔。

2018年6月,阜兴系集资诈骗案发,实控人朱一栋逃亡国外。仅仅2个月后,朱一栋被上海警方押解回国。

QQ浏览器截图20211122190400.png

被告单位阜兴集团、被告人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集资诈骗、操纵证券市场一案宣判

QQ浏览器截图20211122190431.png

被告人王源、余亮、王永生、曹兆进、朱金华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宣判

QQ浏览器截图20211122190440.png

被告人郑卫星、李卫卫、宋骏捷、徐致杰、张锴、吴军操纵证券市场一案宣判

01

近百亿资金坐庄“大连电瓷”

出生于1982年的朱一栋是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其父朱冠成靠稀土产业起家。2005年朱一栋从加拿大约克大学毕业,开始接管父亲一手经营的稀土工厂。

但是朱一栋显然没有把兴趣放在实业上,2011年,朱一栋注册成立了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开始在上海布局金融。

一个苏北稀土行业出身的青年实业家,摇身变成了上海滩80后金融富豪。

2016年3月,朱一栋与大连电瓷原实际控制人达成初步收购意向并支付定金,拟收购大连电瓷控股权。

同时,朱一栋向有着“华北第一操盘手”之称的李卫卫提供配资保证金,开始坐庄“大连电瓷”。

阜兴集团控制的个人银行账户共计向李卫卫控制的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7.46亿元,向其他李卫卫合作配资方的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9.21亿元。

凭借这16.7亿保证金,李卫卫又撬动了约50亿以上的配资资金,并通过495个个人账户交易大连电瓷股票。

为了能让李卫卫安心坐庄,朱一栋可谓煞费心。

在上海,李卫卫被安排住进与阜兴系有关联的上海富建酒店8888总统套房(谐音“发发发发”),当时该套房标价达到15888元一晚。

阜兴集团采购了几十台联想笔记本电脑、120套无线网卡和40台无线路由器,作为办公设备。还给李卫卫配备了随从、保镖、交易员等,这些人的餐饮和住宿费用均由朱一栋负责报销。

按说这本应是一桩“稳赚不赔”的生意。但根据证监会公告,截至2018年3月28日,朱一栋和李卫卫合计亏损了5.51亿。

原来李卫卫并没有按照朱一栋意图行事,而是同时炒作另一只股票,并私自提高配资杠杆比例。2017年2月底,由于另外一只股票爆仓,牵连配资账户全面爆仓,配资方将相关账户中持有的“大连电瓷”强行平仓来弥补损失,使得“大连电瓷”在2月28日和3月1日两个交易日连续跌停。

2018年1月,央视曝光了朱一栋对大连电瓷的操纵行为。

由于声誉损失,阜兴系旗下私募机构募资也变得愈加困难。

02

阜兴系私募“爆雷”

阜兴系旗下有四家私募,分别是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朱一栋主要凭借这4家私募基金,大肆向社会非法吸收资金。这些私募机构在阜兴集团统一管理、协调下实行一体化运营,统一把产品募集所得资金归集至资金池进行集中调拨。

这些资金主要流向了阜兴系的关联公司。朱一栋等人实际控制的关联企业达365家(包括阜兴集团以及已注销、吊销的相关公司),其中多为无实际业务的壳公司。

去年1月,证监会发布阜兴系相关人员的《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披露了大量阜兴案细节。

决定书提到,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基金产品募集资金,绝大部分产品资金在募集后未按照产品设计投向约定用途使用,已核查的160个基金产品共计募集资金368.45亿元;除留存于募资账户、投资标的公司账户的资金余额外,其余募集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属于挪用基金财产,挪用金额合计365.65亿元,占已分析资金总额的99.37%。其中,部分资金被朱一栋等人用于提成奖励、个人挥霍。用于提成佣金的金额为6.04亿元,用于个人挥霍的金额为0.65亿元,构成侵占基金财产,侵占金额为6.69亿元。

相关推荐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