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财集团成为被执行人,消费分期巨头爱又米陨落

本想转型金融科技,打造集团化金融生态的爱财集团,最终陷入立案与债务纠纷的泥潭。

爱又米的母公司爱财集团成为被执行人。工商信息显示,今年六月份爱财集团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申请者为上海和合首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标的3623万元。同时,爱财集团和法定代表人钱志龙也被限制高消费。
在本次执行前,爱财集团对本案相关的合作纠纷判决不满,向法院提起上诉,但被法院驳回,维持原判。这只是爱财集团众多债务纠纷的一个案例,自两年前被警方立案后,爱财集团业务停滞,设想的金融版图也化为泡影。
巅峰时期,爱财集团完成包含消费金融、投资、资管、渠道、征信为一体的金融战略生态布局,旗下包括消费金融品牌、校园生活服务品牌、理财品牌等。其中,消费分期产品爱又米在市场中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与多家持牌机构保持助贷业务合作。
不过复盘即能看出,缺乏牌照资质的爱财集团,最终会被高风险的业务模式绊倒。一方面,爱财集团创始人钱志龙过于专注学生市场,曾以校园贷起家,基因本身具有风险性;另一方面,涉足网贷业务,风险渗透到其他业务板块,一旦资金链断裂,系统风险难以控制。
钱志龙曾表示,学生的信用数据或许就是爱财最宝贵的资产。与宜人贷、分期乐、趣店等其他互联网金融玩家一样,爱财集团在前期也是把目光放在大学生市场,这种考量主要基于抢夺和布局优质客群,为生态储备流量。但不同的是,其他玩家能及早抽身,把业务重心放在低风险模式上,资金端也提前压降网贷规模,而爱财集团显然慢了一截。

爱财集团旗下产品爱又米注册用户数量已达到1500万,在这个庞大的数字背后离不开爱又米平台成熟且精细化的运营策略。

 

爱财集团在2019年将自身定位调整为“消费金融资产的专业管理人”,发展To B业务。依托拥有1500万注册用户的爱又米,爱财集团似乎可以转型成功,但此时自身业务风险已积重难返,转型最终沦为口号。

早在2018年,爱财集团透露了港股上市计划,当时谁也没想到,仅两年时间,创始人自首,集团陷入危机。

踩雷网贷
 
2019年,网贷行业专项整治进入深水区,多个省份宣布取缔网贷。爱财集团看到了趋势,宣布清盘,却也没能逃脱立案的结局。

2019年12月29日,杭州公安局余杭分局称杭州信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钱志龙(男,43岁,浙江杭州人,公司实际负责人)主动向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投案,公安机关决定依法对杭州信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杭州信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米庄理财运营主体,是爱财集团旗下品牌。在立案时,有数据统计待收超13亿元。当时,爱又米称米庄理财不涉及爱又米。涉案主体不同,但米庄理财带来的网贷风波成为爱财集团风险爆发的一个口子。
钱志龙曾为阿里75号员工,2010年他以支付宝消费者事业部总经理的身份投身创业,后快速建立起爱财集团,旗下的爱又米、P2P米庄、小微金融烟掌柜、汽车金融爱又车在各自领域都具备一定的竞争力。

在爱财集团的业务中,网贷和助贷成为重要支柱,但二者的风险也相互交织。米庄理财与爱财集团旗下消费金融平台爱又米关系紧密,存在输送资金平台自融的嫌疑。

爱又米前身为针对学生群体的小额贷款品牌爱学贷,创立于2014年。爱又米和米庄理财一个是资产端,一个是相配套的资金端。杭州市金融办银行保险处副处长赵斌曾谈到,从爱财集团的组织架构来看是存在问题,公司把资产端和资金端切分开来,光看一端的话它是放贷,而融资方又涉嫌关联方变相自融,这边又涉嫌资金放贷问题。米庄理财(信釜资产)与爱财科技为实际控制人且同一法人,这样不符合监管条例规定,就存在自融行为。

因网贷业务被立案后,爱财集团的品牌倒塌。面对大量的网贷债务,立案也是最终的解决方案。一般网贷平台被立案后,警方会协助催收相关网贷资产,这能帮助爱财集团处置网贷风险。

此前就有借款人发现支付宝账号被冻结,随后联系警方被告知其在爱学贷(现称“”)网贷平台借款未偿还,需立即连本带息退还贷款,否则将进一步采取冻结本人账户、纳入失信名单等措施。

消费分期巨头倒下

2016年前后,线下3C分期市场可谓群雄逐鹿,持牌机构与互金机构招兵买马抢食线下分期市场,场景之王各立山头。当时,主要玩家包括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助贷平台和一些网贷机构。随后,监管加强对消费贷市场管理,尤其对校园贷和非持牌机构整顿。
爱财集团当时正处于业务上升期,融资和战略高度并举。2017年4月,爱财集团对外宣布完成了2亿+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中顺易领投、原股东神州泰岳及星辉互动娱乐等跟投。
能够在互联网金融行业震荡时拿下C轮融资,可见爱财集团的野心和扩张能力较强。当时,钱志龙称爱财集团正在凭借“四箭”向着互联网金融领航者的角色大跨步迈进。
第一箭是通过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三级认证,第二箭入选浙江互联网金融联盟首届理事单位,第三箭完善资金银行存管系统+优质风控系统,第四箭不忘初心完成消费金融生态布局。从资质、资金到用户,爱财集团太想打造庞大的互联网金融帝国。
在C融资前,爱财集团还完成3轮融资,2014年获得吴泳铭等投资人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获得神州泰岳4000万元A轮融资,中银投资浙商产业基金领投的3亿元B轮融资。
在助贷业务转型方面,爱财集团一方面依靠流量和获客优势,与中国银行、招商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战略合作,获取资金支持;另一方面与大数据风控公司合作,增强风控能力。
伴随网贷模式退场,互联网金融风险蔓延,大多数互联网金融玩家遭遇洗牌。获客成本、价格战、骗贷横行成为压垮众多消费金融平台的大山。其中,资金、资产风险较高的非持牌机构最先被清洗出局。
爱又米最后也倒在风险暴雷中。爱财集团涉案,爱又米业务受阻,资金方强行退出,导致平台生态瓦解。金融机构与爱又米陷入合作纠纷,导致借款人双向还款,部分借款人还被误上征信。
金融机构对此表示,由于爱又米单方面原因,其已收回爱又米及其相关方向借款人扣收贷款还款资金的授权,金融机构作为贷款债权人将直接对借款人的贷款还款资金进行代扣还款。
但爱又米回应称,它与金融机构仍然保持着合作关系,并未受到对方发出的停止代扣授权通知。用户还款仍须通过爱又米还款,如果在平台还款逾期后期会继续催收。
目前,仍有不少借款人向「消费金融频道」透露,在资金方还款后,由于资金方没有将数据同步至爱又米,导致爱又米催收骚扰。还有部分用户在爱又米上还款成功,但资金方不予认可。
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细则发布之后,银行业机构加强了互联网贷款息费管理、消费者保护内容。具体来看,主要从助贷合作机构管理、合作业务管理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三方面对银行业金融机构提出明确要求。

细则的出台,明显有利于增强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合规性,对金融风险施行科学管理。对于助贷平台而言,当银行等合作方监管加码,资金更倾向低风险的助贷模式。这意味着即使爱又米复活,也难以适应现行的监管强力。

相关推荐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