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意!拉卡拉“盈利魔方”里潜藏的巨大风险

关注聪聪的微信公众号:聪聪谈事,(长按复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公众号里联系聪聪,聪聪在公众号里等你哦!

近期,拉卡拉因巨额分红、重金回收旧业务两大“壮举”,攒足了大众眼球。

面对深交所“是否存在监管套利,是否有损上市公司利益”的“问候”,拉卡拉更是淡定回应称,基于市场环境和公司自身发展,收购计划符合公司战略,有助于公司做强做大。

瞭望消金注意到,此次重购的两大“老兵”(广州众赢、深圳众赢)是2016年被拉卡拉以“导致公司运营效率降低”抛弃的增值金融业务。

然近年来,无论是广州众赢开展小贷业务(通过旗下广州拉卡拉小贷),亦或是深圳众赢提供金融科技输出(收入超半数来自关联企业),均被授予无偿使用“”商号。

如果硬要说考拉科技(增值金融业务剥离出上市主体后成立的公司)与拉卡拉不存在利益纠葛,瞭望消金相信没有多少“拉卡拉金融”用户会买单。

那么,拉卡拉又是如何靠金融布局闷声发大财的呢?

01

揭开拉卡拉金融面纱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11月,拉卡拉通过股东大会决议,将广州众赢、深圳众赢、广州拉卡拉小贷在内的等10家公司的全部股权剥离给,由联想控股、孙陶然共同出资设立的考拉科技。

据拉卡拉招股书披露,剥离公司中的小额贷款业务发展迅猛,属于资金密集型业务,在行业监管、业务管理、风险管理、资本运作等方面与第三方支付业务存在一定差异,导致公司管理范围增大、运营效率降低。

因此,通过转让所持全部股权的方式将剥离公司的业务剥离出去,有利于公司进一步专注于发展第三方支付业务的主营业务。

伴随着“靓丽”财报的到来(营收同比下降30%,全年净利润为8.06亿元),拉卡拉竟然“壕”气十足,欲斥资21.16亿元重购IPO之前剥离的资产,不免让业内人士充满好奇。以致于深交所都察觉到“猫腻”,发关注函要求说明:是否存在监管套利,是否有损上市公司利益。

据拉卡拉近日回复深交所的文件透露:在剥离后,广州拉卡拉小贷和深圳众赢在各自专业团队的带领下,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2017年至2019年每年净利润均超过2亿元。

并表示,本次收购将极大提升公司金融科技能力,充分发挥金融科技与支付科技、电商科技、信息科技的业务协同作用,为中小微商户经营全面赋能。

值得一提的是,整个“拉卡拉帝国”共拥有6张小贷牌照,除了即将召回的广州众赢旗下的广州拉卡拉小贷的网络小贷牌照颇具价值。

其他包括,考拉金科旗下的北京拉卡拉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市拉卡拉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联想控股旗下的合肥市国正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深圳市诚正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武汉市国正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均属于当地小贷牌照,价值相对来说不大。

此前考拉金科在股权转让协议中承诺,停止新增与目标公司同类的贷款业务。在本次交易完成后的一年内,考拉金科将向监管部门提出北京拉卡拉、重庆拉卡拉停止经营小贷业务及/或公司注销的申请,或将北京拉卡拉、重庆拉卡拉转让给第三方。

据瞭望消金所知,目前北京拉卡拉、重庆拉卡拉已经停止新增贷款业务,待现有存量业务逐步清理后,在符合监管要求的情况下办理停业、注销手续。同时,与第三方沟通转让事宜。

02

拉卡拉靠金融APP索取用户隐私?

瞭望消金发现,在APP Store内搜索拉卡拉,排在第一的是“拉卡拉-借钱借款贷款平台APP”(下简称,“拉卡拉借贷”),下载量远超过“拉卡拉收款宝”(提供拉卡拉主营业务相关服务的APP)。

据悉,“拉卡拉-借钱借款贷款平台”的开发主体为拉卡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运营主体为广州拉卡拉网络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企查查显示,两家公司的最终受益人均为拉卡拉支付创始人孙陶然。

(截图来自:企查查APP)

瞭望消金下载“拉卡拉借贷”及“拉卡拉收款宝”发现,在打开这两款APP的时候,均跳出超范围索取权限的询问。

(左为:拉卡拉借贷APP 右为:拉卡拉收款宝APP)

根据《信息安全技术移动互联网应用(APP)收集个人信息基本规范(草案)》规定,金融借贷类APP为用户提供从金融机构进行个人消费贷款服务,包括授信、借款、还款与交易记录等功能,必要权限只有存储权限一个。

换句话说,除了存储权限,如设备信息、定位信息、相机、麦克风、、短信等权限都属于“隐私权限”范畴,任何要求获取“隐私权限”相关信息的要求都涉嫌超限索权。

此前,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9金融行业移动APP安全观测报告》指出,超范围索取用户权限,会给用户个人隐私信息安全带来隐患,一旦泄露将带来严重的后果。如骚扰电话、信息诈骗、恶意推销、网络情感诈骗等,会严重损害金融APP使用者的利益。

在瞭望消金看来,当前“拉卡拉”商号相关的金融APP,均存在超范围索取用户权限的情况。用户在使用相关APP时,如果拒绝了“拉卡拉收款宝”的索取授权,将无法使用APP。

而“拉卡拉借贷”虽在进入时有使用APP将获取索取权限的告知。但用户在使用中难免因失误操作(如未留意提醒手误授权等)而泄露个人隐私信息,给自身带来信息安全隐患。

除此之外,拉卡拉还存在收集与业务功能无关的个人信息的情况,如账号信息包括微信账号及密码等、位置信息包括定位信息、设备信息则包括设备指纹ID、联系人、操作日志、服务日志信息等。而在隐私政策中,针对“其他必须收集的基础信息”拉卡拉并未做出解释。

(“拉卡拉借贷”APP的隐私政策)

此前拉卡拉旗下贷款产品“易分期”曾多次陷入“”风波。有业内人士认为,正是因为拉卡拉借贷APP存在泄露个人隐私信息的隐患,委托的第三方才敢肆无忌惮的催收

虽然拉卡拉在针对深交所要求说明“广州众赢的催收模式及合规性,是否存在暴力催收等违法违规行为”的问题上表示,广州拉卡拉小贷建立了健全的文明催收流程,催收模式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但在各大投诉平台上,关于拉卡拉“暴力催收”的投诉量不在少数。

除了线上催收、电话骚扰,根据用户提供的拉卡拉律师催收函显示,拉卡拉还会委派专人到用户住所、户籍地、工作单位等地进行清偿债务。

瞭望消金还注意到,拉卡拉在说明中有提到,广州拉卡拉小贷针对逾期时间长的客户还会通过法院诉讼、仲裁仲裁等合法方式,确保贷后工作的合法性。

据企查查显示,关于广州拉卡拉小贷“借款合同纠纷”的裁判文书多达26000封,远高于同业水准,这不禁让人对拉卡拉借贷业务的风控能力产生质疑。

据拉卡拉在回函中揭露,深圳众赢主要通过向客户提供信用核心系统,帮助持牌金融机构搭建风险识别系统,解决线上交易信息不对称而带来的信用风险和欺诈风险。值得一提的是,广州拉卡拉小贷是深圳众赢近两年来的第一大客户。

由此可见,广州拉卡拉风控能力弱,“借款合同纠纷”畸高的现象,很可能与深圳众赢的金融科技实力并不过关,存在很大关系。

瞭望消金认为,广州众赢旗下广州拉卡拉小贷存在超范围索取权限及违规收集用户隐私的问题,而深圳众赢的金融科技实力也令人担忧。在这样的情况下,拉卡拉仍宣布斥资21.16亿收购广州众赢和深圳众赢,是真的很容易让人产生“套利”的联想。

分析拉卡拉上市主体的财务数据不难发现,其盈利能力(净资产收益率)已从2018年的22.92%降至19.47%。

在来看看广州众赢和深圳众赢,据2016-2019年财务指标显示,广州众赢的“盈利能力”正在急速下降,2019年净利润同比2018年减少了46.14%。而深圳众赢2019年的净利润同比出现大幅度增长,但其金融科技实力不足,后续能否实现可持续增长面临严峻考验。

这种种迹象都意味着,拉卡拉花巨资重购“老兵”,很可能是“劳民伤财”的举措。

而拉卡拉想借助金融业务再次拉高上市主体的“盈利能力”,或将只是一场美梦。

相关推荐

更多内容可以关注聪聪的微信公众号:聪聪谈事,(长按复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公众号里联系聪聪,聪聪在公众号里等你哦!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你也可能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