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验证须转账?上海一大学生“帮骗子给自己洗脑”:那一刻完全陷进去了

上海市公安局近期披露,本市接报的电信网络诈骗既遂案件中,1990年以后出生的受害人数量占全部受害人数量的比重超过六成。

这与一般的大众认知相悖,大多数人认为中老年人更易受骗。事实上,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90后”“00后”等年轻一代,日渐成为诈骗团伙的主要目标。

记者从上海警方获悉,近两年,本市30岁以下的电信网络诈骗被害人数量显著升高,个案损失也在增加。与此同时,针对年轻人的诈骗手段也更多,兼职刷单、网购退货、虚假网络贷款、游戏充值等,都是年轻人容易上当的诈骗圈套。

这些圈套是如何让年轻人中招的?

今年3月25日,上海某高校大三学生丁辉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来电。

对方声称自己是一家网贷平台的客服,收到了丁辉的贷款申请,征信系统里查询到他信用良好,可以向他提供“无抵押”“无利息”的信用贷款。根据对方的说法,良好的借贷记录可以提升用户的信誉度,对以后向银行申请房贷等都有助益,但是需要核验申请人的“还款能力”。

“我从来没有申请过网贷。”丁辉一开始是警惕的,但他听到对方说“有借贷记录,可以提升信誉度”,就“产生了兴趣”。为了搞清借贷规则,他再三追问对方“是否需要上传身份证”“是否会收取其他费用”等。在对方的反复承诺下,丁辉半信半疑地转接了“审核员”的电话。

“审核员”准确报出了丁辉的姓名、手机号,甚至是身份证号码。“审核员”告知他,他们的网贷平台是“经中国人民银行认证、授权”的,征信系统也是相通的。

当时已是晚上8点多,为了进一步打消丁辉的顾虑,“审核员”提出可以即时审核他的贷款资质。“他说,因为我的信用记录良好,特别让我享受他们的VIP用户待遇。”

与“审核员”通话的同时,丁辉收到了一条带链接的短信。“审核员”在电话里要求丁辉点击链接,并下载他们网贷平台的内测版软件。

所谓“认证”,是让丁辉在平台上绑定一张银行卡,然后用手机银行将1000元钱转到指定的“公司账户”。“审核员”说转账金额会立刻返还,丁辉也确实收到了银行的资金变动提示。他开始相信这是“一套正规的‘还款能力’验证程序”。

完成银行卡验证后,对方开始探听他的支付宝余额,并让他把余额里的2000元转到指定银行卡,进行更全面的验证,说“这个验证可以提升贷款额度。”

按照“审核员”的指令,丁辉打开支付宝,再次重复之前的操作。这次收款账号跟之前的一样,实际是个人账号。

但是,这一次的验证资金没有立即退还。对方表示,平台跟银行的后台往来系统正在升级,资金往来通道暂时切断了,保证在当晚24点前肯定会退还验证金。

两人的通话还在继续,丁辉按照对方提出的“为保证通话质量,不能开免提”的要求,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操作着转账。“当时整个人都处在慌乱中。”丁辉后来说。

紧接着,“审核员”探听起丁辉的微信零钱的余额,并让他把微信零钱都提出来转到银行卡,他才再次感到怀疑。丁辉的微信钱包里有1万多元,是为参加语言培训准备的报名费。他感觉数额太大,提出进行分笔验证,每次验证2000元。

验证过程中丁辉手机信号并不好,连线突然中断。再次接通时,“审核员”严肃地说,验证过程不能中断,一旦3分钟内联系不上丁辉,系统会判定他存在虚假认证的可能,“就会冻结所有资产”。

为防止电话再次中断,丁辉一次性“验证”了1万元。然而,这笔钱也没有返还。丁辉慌了,立即询问“审核员”原因。对方随即给出查询的结果,称丁辉未如实告知信用额度,信用评价存疑,要先将钱冻结。

根据“审核员”的指示,丁辉又登录了所谓的征信网站,输入名字、身份证号等信息后,显示他确实被冻结了1万元。

在“审核员”继续要求他把支付宝“”的2.4万元额度提取出来进行验证时,丁辉迟疑了,提出第二天再进行验证。“审核员”表示,如果现在中断认证,系统会自动认定丁辉是恶意认证人,不仅征信上会有污点,且之前冻结的近1万在当晚24点前无法追回。

为了保护自己的征信记录,丁辉又一次选择了相信对方。

然而,“审核员”坚称,他们看见的信息与丁辉自述的不一致,要求他下载其他借贷软件,“以确认没有其他信用账户”。

丁辉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在室友的提醒下,立即报警。

警方查询发现,丁辉转账的银行账号其实来自于西部某省一名年轻人,经核实,这个年轻人的银行卡被人用几百块钱收走了,用于诈骗。

回想自己在骗子引导下,一次又一次转账的举动,丁辉觉得像是“在帮骗子给自己洗脑”,“完全陷进去了”。

“我以前觉得被诈骗的人实在太蠢了,被骗之后,我也怀疑过自己的智商……”差不多过了半个月,丁辉才从自我否定的沮丧中走出来,“不是我蠢,是骗子的技术太高超了。”

相关推荐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