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网赌深似海 如何拯救那些坠入欲望深渊的年轻人

关注聪聪的微信公众号:聪聪谈事,(长按复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公众号里联系聪聪,聪聪在公众号里等你哦!

非洲草原上,一只斑马倒下了,猫科动物吃掉最新鲜的肉,鬣狗撕扯内脏,秃鹫争抢最后的腐肉……斑马的下场,像极了深陷网赌、网贷泥沼的年轻人。

网赌+网贷,一条不归路

郑晨今年32岁,小时候家里很穷,在他读完初中的时候便选择了外出打工,外出打拼的那几年郑晨不知疲倦,只希望可以让家里人过得好一点。

就这样,郑晨靠自己的双手打拼,买了房和车,也结了婚,并于2013年9月份有了一个女儿。

眼看着日子正要蒸蒸日上,2018年12月的一天,郑晨无意中在网络上接触到了一种带有赌博性质的扑克牌游戏。

刚开始只是小玩,郑晨说道:“上了一百块钱,我感觉到真还行,不是骗人,我就开始渐渐去玩了。每天晚上下班回去我就打开想进去看一看,耍几把后就睡觉了。”

就这样,郑晨渐渐痴迷了起来,只要一有时间便进入游戏玩上几把。投注的金额也从最初的100元骤增到几千乃至几万元,输赢也开始加大。

“就是每天赢上个三五千,输上个好几万,赢了点,你还耍,最后又输了,就是这样断断续续、反反复复,每天反正就是这样输。当时很快就输进去80多万。”郑晨讲述道。

夫妻二人几年的积蓄,让郑晨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挥霍一空。为了翻本,郑晨除了卖掉了车、首饰等家里值钱的东西,还通过网贷APP等方式借款,欠下的债务也越来越多,并累计到了400万。

如此的大起大落让郑晨万念俱灰,他甚至一度想到了自杀。

“有一天耍得就是输了七八万,就是三天三夜没有睡过觉,也没有吃过东西。当时想的就是,也想过,我真想过,那会儿是想过跳楼,欠了一屁股债就是还不上。”郑晨说道。

曾经的励志男,如今负债累累。拼搏,让他拥有了一切,而网赌和网贷,却又让他亲手毁灭了这一切。

某网赌用户在QQ群里炫耀赢钱

“要想死得快,网赌加网贷。”上述是央视网近期报道的一起关于网络赌博案件的相关信息。

“如今这个网赌+网贷的互联网时代,一个赌徒走向灭亡的速度,仿佛踏上了高速列车。”熟悉网赌行业内情的黄明朗透露,在网赌和网贷兴起之前,那时候赌徒一般都要花上几个月或者几年的时间才会走向绝路。如今由于操作方便,很多人不眠不休地沉迷其中,然后加大赌注,结局要么账户被网赌平台黑,要么输个精光。

而赌徒输光后,脑子里想的尽是瞬间翻本的想法,除了找亲友借钱,便是通过手机在各类借款APP申请网贷。起初可能是一些比较正规的平台,但当这些借来的钱也输光后,赌徒便会开始尝试各种714高炮借款平台,直接债台高筑,借无可借。

“我赌的最疯狂时,把自己的20多万输完以后,下载了闪银、速速借、大学时代、快乐借花、现金巴士、原子贷、闪电助学等30多个借款APP,手机软件在桌面上排了整整两页,从来没有想过是否能还上,会有什么后果。直到债务危机全面爆发,被爆通讯录,才后悔接触网赌。”一位赌徒说道。

回头来看,可能只用短短数月,很多人就从第一次参赌走向了身败名裂的结局,这就是网赌加网贷导致的可怕结果。

网赌的“潜规则”

消金社了解到,目前网络赌博玩法层出不穷,新型网赌更是时时翻新,除了上述提到的网络棋牌游戏,还有各种真人百家乐、轮盘、时时彩、汇率竞猜、赌狗等等网赌花样。此外,套上体育竞技、福利彩票、休闲游戏外衣的各种网赌项目也是数不胜数。

随着网赌花样的“创新”,其手段也更为隐蔽。有网赌平台不直接进行人民币交易,而是利用虚拟货币、外汇、贵金属等进行遮掩,有平台将服务器架设在境外,还有的投注数据还能做到“毁尸灭迹”,过期不留存……

来自四川的网赌用户张成勇,在网赌平台上玩了一段时间的老虎机游戏,欠下百万债务后,家人都未曾察觉。

网赌除了让张成勇负债累累,还让他尝到了妻离子散的苦果。张成勇其实也明白,人脑是斗不过电脑的。但他也心怀侥幸,“如果大家都输,就没人玩了,平台肯定有返利机制的,比如,它赢了1亿金币,就会返5千万回来。”

他相信,通过技术和运气,他能撞到返分的时候。的确,这样的好运时刻张成勇也能遇到,有时输得灰心了,忽然一连好几天都赢钱。但这种好运来得诡异,去得也突然,最后通常是连本带利地输了回去。

“可以让你赢一段时间,你就想着趁自己运气好再来一把,中间输了一把,立马又让你赢回来,反复几次后,就开始一直输,直到本利全部输光。”熟悉网赌行业内情的黄明朗表示。

据黄明朗透露,网赌平台一般通过“免费试玩、注册送现金、充一百送一百,充一千送一千”等手段吸引注册,前期调高概率让用户赢小钱,小额提现马上到账,但如果想大额提现,会以各种手段拖延、拒付。

而客户在尝到赢钱的滋味后,就会慢慢主动充值再入局,三分好运,就这样掉进平台的七分陷阱。而这些手段经过了传统赌场上千年的锤炼,在细节操作上花样翻新。

“网络赌场中很多所谓的‘玩家’,都是机器程序,赌徒跟机器人对赌,这不就是给庄家撒钱吗?”黄明朗介绍道,传统赌场有一套精密的计算分析方式和赔率方式,保证赌场和庄家只赚不赔,现在的网络博彩网站在技术手段上更胜一筹。

此外,网赌平台还会专门雇人进行推广,也就是拉人下水玩网赌,推广的提成来自于客户输的钱,根据金额大小,提成比例3%—10%不等。

网赌平台QQ群推广信息

为了自己的提成,推广们会想方设法让客户不断充钱。例如在QQ群中同时操作十几个QQ号,分别扮演赌徒小白、赢钱的赌客和经验丰富的大佬,通过大佬的号带用户玩,开始让他们赢并不断充钱,养肥后再动手。

“而整个流程就是传说中的杀猪,这是网赌公司赚钱的一大法宝和秘诀。”黄明朗说道,而最直接的杀猪方式便是黑掉赌客账户中的钱。

赌徒输得越多,就越想翻本,在输光了自己的积蓄后,他们便走上了举债之路。与之前相比,现在借钱容易多了。

他们先是从从信用卡借呗开始,这些平台利息低,到账快。然后向亲戚、同事、熟人借钱,借无可借后,他们会选择那种宣称“无担保,无抵押,30分钟到账”的小额贷款平台。

张成勇说,他所接触的小额贷款,用高利贷已不足以形容,准确来说,应该是“超利贷”,通常借1000元,到手只有800元,而一个月后,你需要还1200、1400元,甚至更高。

“这些超利贷平台除了利息奇高,逾期罚息更是可怕,一千变两千、两千变三千。”张成勇说,“如果你还不上,平台会给你推荐其它平台,借B平台的钱,还A平台的债,再借C还B……”而一旦进入以贷养贷的循环,债务将呈指数增长,再难翻身。

借贷平台:不接最后一棒

“80%超利贷的钱是流入网赌的。”一位从事超利贷业务的老板曾向媒体透露,愿意借高于1000%年化利率的人,大部分有网赌嗜好。

最火的时候,市场上有上万家超利贷平台。多位业内人士预估,起码有数百亿资金流入网赌。

因此,在2018年,大量网赌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网赌公司日盈利达数百万,图片来自于一本财经

“每天利润起码几百万,而大平台一天就有上千万。”一位在东南亚从事网赌行业的高层人士透露。

据媒体报道,为逃避现实,远离国内,同时还能赚钱还贷,一部分网赌用户甚至走上了出海为赌场打工还债的路。据统计,目前至少有超过20万的超利贷老哥在东南亚从事网赌工作,他们从受害者变成加害者,滋养着这条灰色产业链的“繁荣”。

“网赌对于超利贷等不合规网贷而言,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虚假繁荣。”互金专栏作者肥皂曾指出,但在虚假繁荣背后,风控虚设的平台向赌徒借贷,只是给平台埋下了一个个定时炸弹。

“因为这类借款人群根本没有信用可言,而平台所期待的贷后还款,基本上只能是以贷养贷或者直接就是坏账。”肥皂表示。

“有个用户在一天之内借了6笔,没多久就还进来,过一会儿又借。”刚开始,超利贷从业者王治不明白,什么人愿意接受巨高的砍头息,不停地借钱。

后来,他发现,他们是在网赌。他们借钱去赌,赢了马上还,但很快又输了,于是接着再借。

而要甄别“网赌者”,其实也有一些技巧。“正常人极少会在晚上8点后借钱,超过8点借的,很可能是赌鬼。”王治说道。

随着技术进步与风控系统的优化,赌徒目前想在一些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成功借钱也没那么容易。

消金社了解到,一家美股上市互金平台针对网赌用户群体,特别做了一个专门的数据库,能将染上赌瘾的借款用户直接拒之门外。他们通过扫描和监控,能看到哪些设备登录了赌博网站,然后通过分析设备来识别网赌用户。

这家企业曾做过测试,将一些刚刚染上赌瘾的用户放进来,让他们申请到借款。在前6个月,这些用户的表现还可以,但到了第12个月,他们的逾期就开始明显上升。这说明,网赌用户的生命周期,是半年到一年。

大的互金平台可通过精准人群的数据和画像来提升风控能力,但是小平台没有这样的条件,他们要如何才能防住赌徒风险极大的借款申请?

一家超利贷平台的老板表示,网赌用户在上百家超利贷APP上借款,借新还旧,,总有“破产”的一天,对于超利贷平台的从业者来说,比拼的就是看谁接到最后一棒。

“击鼓传花一样,只要借款人还能在其他平台借到款,能还逾期的利息,就能赚钱。”该老板说道,想赚到高利润,就要承担高风险,这个道理谁都懂。

真正上岸,唯有自救

2018年初, 有两个年轻人组建了个社群,名为“上岸研究所”。社群的成员,都是国内高校的在校学生,大家深陷网贷,聚在一起,共同研究上岸之法。

发起者说,“起初我们推测,大学生网贷的原因大多是因为膨胀的消费欲。后来发现,46%的群友是因为赌博才上了网络借贷之路。每2人入群,就有一个深陷网赌泥沼。”

上岸研究所”申请

在“上岸研究所”,大多数赌博的社群成员在大一、大二时就开始接触博彩,包括外围、黑彩、体彩等。世界杯期间,足球外围在申请中占非常大的比重,后来,电子竞技博彩也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负债原因一栏。

两位发起人发现,真正想通过兼职赚钱还贷的大学生极少,群里大多数人还是想通过赌博还清债务上岸,他们曾试图劝说几位老哥用正当的途径上岸,但收效甚微。同时也意识到,“上岸研究所”或许无法帮助他们真正上岸。

在不甘于现状、渴望一夜暴富的浮躁社会风气影响下,越来越多年轻人陷入网赌的泥潭,成为了超利贷平台的收割对象。与此同时,消金社发现,还有不少赌徒在戒赌上岸后,却再次沦陷。

为什么戒赌这么难?

“走过了捷径,就不想再脚踏实地。在赌博得失极易的金钱游戏里,分分钟赚、亏几万,等你习惯了这种钱如流水的感觉,就很难对辛苦工作赚钱感兴趣了。”在熟悉网赌行业内情的黄明朗看来,许多人财富观在赌局里彻底被毁了。

哪怕赌徒的债务得到了控制,他们也会不甘心:为什么要辛苦几年去还这笔钱?这次试一下说不定会赢,赢了钱就可以活得轻松。

张成勇在二十多岁时,曾有过线下老虎机的赌博经历,并为此输掉了数十万,三十岁时痛定思痛,向父母坦白了赌博的事实,决心告别之前的浑浑噩噩与荒唐生活。随后结婚生子,慢慢还清了赌债,日子风平浪静。

但一次偶然的经历,让他接触到了网赌,张成勇沉寂数年的赌性,被一步步激活了。而正是这一次的复赌,让他付出了百万债务和家庭破裂等难以承受的代价。

“如果不是网赌和网贷,现在日子好过得很。”张成勇如今偶尔会感慨。

人的一生会面临许多诱惑,有人浅尝辄止,迅速脱离泥潭。而有人却被欲望支配了人性,一发不可收拾。是克制贪婪、自己做主,还是贪图捷径赌一把,成为网赌和超利贷的“猎物”,可能就在一念之间。

而事实上,赌徒们要真正上岸,别无他法,唯有自救。

更多内容可以关注聪聪的微信公众号:聪聪谈事,(长按复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公众号里联系聪聪,聪聪在公众号里等你哦!

相关推荐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你也可能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