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岭创投创始人被抓,超200亿网贷未清退

红岭创投创始人被抓,超200亿网贷未清退

三年期约将至,红岭创投的债务窟窿仍然无法填补,转型更是无望。

近日,深南股份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世平已被深圳福田区公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周世平更为人知的身份是红岭创投创始人,红岭创投作为老牌网贷平台,曾叱咤互联网金融圈。

有消息称,周世平被采取强制措施大概率与红岭创投清退相关。目前,红岭创投及旗下的投资宝仅兑付20亿左右,待兑付金额还超200亿,兑付比例非常低。在监管部门督导下,红岭创投在持续兑付,而投资宝兑付进度较慢。

不过,红岭创投早期的业务模式较为激进,出借端以垫付兜底聚集资金,借款端涉及企业大额借款,资产逾期严重导致兑付压力大。打开红岭创投网站,首页仍悬挂着“值得信赖的P2P网贷平台”,但在受害者看来,当初选择相信红岭创投就是大错特错。

巨额存量未清退

7月26日,红岭创投在官网公布《关于平台进行第五十四次兑付的通知》,指出兑付将按先本金后收益兑付方案,先行兑付本金。本次兑付后已累计兑付25.8亿元,其中小额兑付3707万元,特困兑付765万元,剩余待兑付158.036亿元。

红岭创投于2009年上线运营,在周世平带领下体量居网贷行业头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红岭创投累计接待余额4496亿,累计出借人数达48.5万,累计借款人12.87万。

红岭创投的造富神话没持续多久,网贷行业便进入清退阶段。2018年12月底,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奠定了行业清退的主基调。

2019年,网贷行业专项整治进入深水区,多个省份宣布取缔网贷。直到2020年,网贷彻底退出历史舞台,新增网贷清零,网贷专项整治也进入存量清理阶段。

红岭创投正是在2019年开始了清退之路。被誉为“南方网贷教父”的周世平彼时公开表示,网贷不是红岭擅长和看好的,最终会被清理出去,“清盘”过渡期大概要三年。随后清退压力激增,出借人维权四起,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牵头成立“红岭专班”,负责红岭系网贷平台清退的督导工作。

根据红岭创投公布的兑付方案,出借人本金分为三年兑付,每年分别兑付20%、35%、45%,利息根据投资期限按系数兑付。红岭创投在清退时共有待偿金额184.38亿元,出借人48.62万名。

红岭创投算是网贷行业中清退较早的平台,但是资产逾期严重,平台资金链困难,根本没有充足的资金按照兑付方案兑付。在宣布清退后不久,周世平甚至为了填补兑付窟窿,卖掉数千万的房产,发朋友圈称房子卖了,拿老命赌明天。

相比其他网贷平台,红岭创投的兑付更加困难,它旗下的不少资产为企业贷款,金额较大,逾期所带来的损失较多。周世平曾对外透露,红岭创投对辉山乳业放贷5000万元,逾期利息143.75万元;对大连机床提供股权质押融资,本金1.5亿元,逾期利息784万元。

如今,周世平涉刑,红岭创投一地鸡毛,这都要归于贪婪和网贷模式的风险。市场留给网贷平台的转型空间并不多,红岭创投仍有存量未兑付,转型似乎已不再可能。

转型无望

红岭创投难以清盘,主要是高风险的业务模式所致,资金端过度膨胀,资产端风险不可控。网贷本身是借贷信息中介,并无信用属性,但红岭创投以垫付方式的吸引出借人,疯狂吸纳资金。

在贷款方面,红岭创投推出“大额标”,甚至承接更多大型公司、大型项目应收账款的融资标的。一旦这些大额资产逾期,红岭创投的资金链也就岌岌可危。

去年年初,红岭创投发布公告称个人小额贷款业务清收连续多日回款为零,监管部门对个贷业务清收给予支持,共向2026名逾期借款人发了催收函,并准备约谈蓄意拖欠、赖账不还的老赖,支持其清收回款。

对于平台个贷大面积逾期的原因,红岭创投表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其一,房管部门、银行以及中介尚未全面恢复正常运作,部分借款人无法进行卖房贷款;其二,疫情期间全面停工,借款人经营收入受挫,现金流紧缺;其三,法院尚未完全受理案件和正常开庭,拍卖回款无法准时到账。

由于兑付不理想,部分出借人要求红岭创投提前兑付和打折下车,得知红岭创投无法实现后,出借人甚至采取辱骂、人身攻击、抢夺手机及随身物品、捆绑、拘束工作人员人身自由等过激行为。

据深圳市福田区地方金融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关于督促网贷借款人履行还款义务的函》,红岭创投垫资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运营有“”网贷平台,该公司目前正依据《深圳市网络借款信息中介机构良性退出指引》等相关规定开展良性退出或转型。

面对逾期压力,除了监管相助,红岭创投自身也加紧催收工作。存量网贷清收本身就较为困难,即使有监管协助,红岭创投依然面临较大的债务压力。

目前网贷市场存量资产处置压力依然不小,在剩余的网贷机构中,不乏玖富、、凤凰智信这样的大机构。截至今年3月末,存量业务尚未清零的停业网贷机构1387家,较去年末减少79家,未兑付借贷余额7161亿元,较去年减少1046亿元。

至今仍未清退的网贷平台,已积重难返,无论是自身的合规性还是生态能力,都无法支撑起转型。红岭创投以贪婪起家,终将以悲惨结尾,转型与它无关。

相关推荐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