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保险诈骗 司法鉴定界“元老”闵银龙被刑拘

涉嫌保险诈骗 司法鉴定界“元老”闵银龙被刑拘

在上海整顿司法鉴定行业打击“司法黄牛”行动开始不久,原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主任闵银龙被警方抓捕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

作为该中心的原掌门人,闵银龙长期从事司法鉴定检案实践,这位德高望重的法医,累计检案3万余例。

北青深一度记者从华东政法大学证实,2018年9月19日原华政司鉴中心主任闵银龙与另一名工作人员因涉嫌保险诈骗罪与包庇罪,已被上海青浦分局刑事拘留。

今年8月初,上海司法局召开司法鉴定行业治理大会,在整顿方案中的20个重点中,包括了鉴定机构与“黄牛”勾联、违规提供“上门服务”等行为。此前,上海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陆卫强在会议上也提到,司法鉴定“黄牛”是群众反应强烈的问题。

而“司法黄牛”的重灾区,集中在交通事故保险理赔环节中的人员伤残鉴定上。

闵银龙今年68岁,这位“元老级”司法鉴定人的坠落,同时也揭开了司法鉴定行业暗箱操作的一角。

涉嫌保险诈骗 司法鉴定界“元老”闵银龙被刑拘

涉嫌“保险诈骗罪”被拘

闵银龙被抓,最早在上海律政圈传开。

10月10日,博主@八足将军在微博上曝料“闵银龙被抓”,并把这一消息比喻成一颗在司法圈炸开的“氢弹”。

官方资料显示,闵银龙曾任华东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兼任生命科技与法律研究所所长,从事《法医学》、《司法鉴定学》、《现场物证技术研究》等教学科研工作30多年。据一位华政的学生透露,闵银龙的学生中,有很多活跃在上海的公安、司法岗位。

“闵老师出事儿,大家都震惊惋惜。”接触过闵银龙的学生介绍,闵银龙上课非常认真,与同学亲切友好,是一个比较外向的人,因此校外的朋友和社交活动都很多。“虽然听说闵老师被抓,但始终没有看到官方的通报”。

北青深一度记者注意到,闵银龙被抓一事并非没有痕迹。最先露出端倪的是华政司鉴中心的官方网站。10月10闵银龙被抓的消息被微博博主爆料后不久,官网上标题为“中心主任闵银龙向各界朋友问好”的文章,即被改为“鉴定中心向世界朋友问好”,原文中涉及闵银龙的部分全部被删除。改后的文章,新增了现任法定代表人和机构负责人的姓名,两个职务均与闵银龙无关。

北青深一度记者从华东政法大学证实,原华政司鉴中心负责人闵银龙和一名工作人员于9月19日因涉嫌保险诈骗罪和包庇罪,被上海市青浦公安分局刑事拘留。而早在今年7月份,在学校内部的整顿中,闵银龙已被免去校内及华政司鉴中心的职务,校方表示会适时公布其被免职的原因。

涉嫌保险诈骗 司法鉴定界“元老”闵银龙被刑拘

司法鉴定流程图

重点整治“司法黄牛”

对于涉嫌保险诈骗罪的更多细节,校方没有进一步透露。据上海一位曾与闵银龙有过接触的律师透露,所涉案件或与司法鉴定“黄牛”有关。

据这位律师称,在上海乃至全国范围,都存在司法鉴定“黄牛”,尤其集中在交通事故保险理赔的案件中。“司法黄牛”找到事故受害者,主动要求代受害者索赔,由他们提供司法鉴定、起诉等“一条龙”服务,结案后“黄牛”收取一定比例的赔偿款。

“受害人评个九级或者十级伤残,对于法医来讲差别不是很大,但对于受害人来讲,获得的赔偿会因此差一个级别。”

据此前媒体报道,司法黄牛存在暗中勾结甚至威胁鉴定机构来取得有利鉴定意见,之后对肇事人“狮子大开口”索赔的行为。

北青深一度记者梳理上海司法局近期的工作简报发现,闵银龙这次被抓或与上海正在进行的司法鉴定行业改革、整顿行动有关。

今年7月12日,上海市司法局和上海保监局共同签署《关于涉及保险理赔司法鉴定工作交流合作协议》,加大力度打击涉及保险理赔司法鉴定的违法违规行为。

在这次会议上,上海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裴光提到,上海近几年涉保司法鉴定案呈逐年上升趋势,涉案赔偿款总量较大,涉保司法鉴定已经成为司法鉴定工作的重要组成部份。

上海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陆卫强则提到,司法鉴定“黄牛”是群众反应强烈的问题,这次签署合作协议,也是为了打击保险理赔领域的司法鉴定“黄牛”。

此后不久,上海市司法局会同市高法、市检察院、市公安局,联合制定了上海《关于严格公证责任追究的实施办法》和《关于严格司法鉴定责任追究的实施办法》,此举被称为上海“史上最严”公证行业和司法鉴定行业责任追究办法。

8月初,上海司法局召开司法鉴定行业治理大会,在整顿方案中的20个整治重点中,包括了鉴定机构与“黄牛”勾联、违规提供“上门服务”等行为。

一个月后,闵银龙被拘。

北青深一度记者从上海市保险同业公会得到一致的证实,闵银龙一案可能与保险欺诈和“司法黄牛”有关,且可能涉及上海及周边省市的多家保险公司,目前案件仍处于调查取证的阶段。

同业公会一位工作人员透露,一直以来上海都有这种“司法黄牛”存在。一种黄牛被称作“马仔”,长期活跃在交警事故的处理中心和医院,一旦发现有维权需求的伤者便会搭讪拉客。另一类“黄牛”以律师中介的形式存在,打着律师事务所的幌子,干着黄牛的活计。

一旦发现正在索赔的交通事故伤者,黄牛就会想办法买断对方的权益,之后再去找鉴定渠道提高当事人的伤残等级。据其介绍,在上海一般的交通事故中,对于伤残当事人最高保险赔付额是136万元,平均每个伤残等级13.6万,每增加一个伤残等级,就意味着黄牛可多获得13.6万元的赔付。

对于闵银龙被抓是否与“司法黄牛”有关,上海警方表示案件仍在侦察取证阶段,尚不便透露案情。

涉嫌保险诈骗 司法鉴定界“元老”闵银龙被刑拘

被更改的“鉴定意见”

因不满鉴定意见,司法鉴定中心被投诉的情况并不罕见,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也不例外。

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成立于1987年,是司法部首批核准的8家面向社会服务的司法鉴定机构之一。成立30多年来,累计为司法机关提供了近6万余起案件的司法鉴定,范围涉及伤残评定、死因评定、医疗损害鉴定,亲子鉴定、笔记、印章鉴定等多个领域。

北青深一度记者搜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闵银龙在华政司鉴中心参与最多的鉴定类型是伤残和医疗损害鉴定。近年来,华政司鉴中心接到的投诉中,涉及这方面的投诉也最多。

在上海市司法局的官方网站“上海司法行政网”上,自2009年以来,通过政府邮箱对华政司法鉴定中心投诉的信件有21封,其中明确提到对闵银龙进行投诉的信件有3封,多数投诉者对鉴定过程和鉴定结论存异议。

周小芬是其中的投诉者之一。2007年之前,浙江江山人周小芬带女儿在当地医院进行牙齿矫正,2010年解除矫正器,之后其女儿出现下巴后缩,被多家口腔医院诊断为颞下颌关节紊乱症,遂将医方诉至法院,委托华政司鉴中心进行医疗过错鉴定。

华政司鉴中心鉴定意见认为“被鉴定人原有较严重的先天性咬合关系不正常。据此,医院的过错责任酌情为20%-30%。”周小芬向多位口腔科医生征求意见,认为女儿在矫正牙齿前咬合关系正常。她认为华政司鉴中心在受理鉴定、听证会方面都存在违背司法鉴定程序的情况,鉴定人认定过错责任的依据不存在,虚假鉴定。

为此周小芬将华政司鉴中心和闵银龙等三人投诉至上海司法局。上海司法局在《投诉处理答复书》中表示,经过调查不能认定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存在故意做虚假鉴定的行为。因不满答复内容,周小芬向司法部申请行政复议,司法部在行政复议决定书中认为上海司法局的答复没有不妥。

但最终,法院没有采纳华政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医方被判全责。

另一位与闵银龙有过接触的当事人叫曹冠男。1992年6月份,曹冠男在宁城第三人民医院(原汐子卫生院)就医时发生医疗事故,后经宁城县医疗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二级乙等医疗技术事故。1992年至2008年,曹冠男一家断断续续通过诉讼的方式从医院获得了医疗费。

2009年,曹冠男在上海治疗期间,再次向法院起诉第三人民医院要求对方赔付医疗费时,宁城法院告之曹冠男一家,医院要求对曹冠男进行一次鉴定。曹冠男一家听闻若不做鉴定,诉讼无法开庭,便表示配合。又因其在上海华山医院治疗,法官便提议委托华政司鉴中心进行该项鉴定。但在听证会上双方就鉴定的相关事宜产生分歧,曹冠男一家表示不再同意做此次的司法鉴定。

据曹冠男的母亲描述,法院法官事后要求他们写下“关于因曹冠男正在治疗中而不同意鉴定的说明书”。但在曹冠男一家离开两个月后,他们收到宁城法院鉴定结果已出,可以开庭的通知。开庭时,曹冠男母亲见到了司法鉴定书的复印件,鉴定给出了曹冠男后续不需要继续治疗的意见,鉴定书上有华政司鉴中心焦姓工作人员的签名。曹冠男的母亲找该工作人员,质问鉴定书如何得出的结果时,对方表示此事与他无关。几经努力,曹冠男的母亲找到华政司鉴中心主任闵银龙讨要说法,仍然没有结果。

随后曹母带着与几位鉴定人的对话录音,欲找华东政法大学校长理论,几次之后,华东政法大学提出再为其做一次司法鉴定。曹家同意后,华政司鉴中心几天后出具了一份新的鉴定结果,与第一次不同,这一次鉴定中心给出了曹冠男后续可以继续治疗的意见。

至今,曹家依旧在网络平台举报闵银龙等人。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10956101,(长按复制)即可领取消费红包,最高可领99元,每天都能领!


更多内容可以关注聪聪的微信公众号:聪聪谈事,(长按复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公众号里联系聪聪,聪聪在公众号里等你哦!

相关文章